后台管理 历史上的今天
 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  页 >> 教育教学
 
 
少一点浮躁与功利,多一份清醒与执着
发布人:周承川   发布日期:2016-05-26   浏览次数:903
 

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 ”转眼间,我在中学历史教学的岗位上,做了26个年头了。 用历史学科的话来说,四分之一世纪有余。 一路走来,不觉光阴荏苒,回首望去,往事历历在目


良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


1990年的春天,我大学四年级,被分配至江苏省的一所省重点中学实习。 辅导我的刘老师是一位年近6旬的特级教师。 他上课层次清晰,逻辑严密,板书工整,语言风趣幽默,每节课总能恰到好处用足45分钟,却从没有一句废话


带教两周以后,他让我准备上课。 课前他要求我写出详案,交给他审阅。 他在我的教案上,用铅笔逐字逐句地修改,甚至不放过一个标点符号。 我上的每节课,他都坐在教室后面认真听,课后立即反馈,从教材处理到课堂提问,事无巨细,一一点评。 “


良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”,这段实习生涯,虽然时间不长,但对我养成严谨、、踏实的教学风格,颇有影响


毕业后,我被分配至原籍安徽任教。 领导安排我执教初一,每周只有三个教案。 当时本科毕业生一般都执教高中,我被安排在初中,有人认为是被冷落了。 我却不以为然,因为我有更多的时间,对每一个教案,反复推敲,字斟句酌。 每节课后,我把课上突然闪现的思维火花、抑或是疑惑、盲点及时写入“教后记”。 那时,没有网络,我就把图书馆里能借到的期刊杂志、、历史书籍全部借出来通读,大凡有用的,我都会摘录下来。 记得有一本厚厚的《名师教学实录》,我读了好几遍,至今印象深刻。 当时,北京特级教师时宗本、陈毓秀、朱尔澄写的文章,我都会及时阅读,或者干脆手抄下来


这段时间,虽然没有名师指点,但我自己没有荒废,有了一定的积累与思考


被前辈们“裹挟”着前行


1999年,我调入上海。 起初有点“水土不服”,对上海的教材教法一度不太适应(尤其是教材知识体系不完整)。 一次,沈怡老师在讲座中说,学生需要什么,我们就给什么,而不是把历史知识体系强加给学生,这就是“以人为本”理念在历史教学中的体现。 第一次听到这种观点,很震撼


2000年,四年一次的上海市中青年教师教学大奖赛前夕,浦东新区教研员陆茂荣老师找到我,动员我参加选拔赛,我有些愕然,刚到上海,一切都在适应中,缘何让我参赛,后来才知道我在招聘考核中排名第一,给陆老师留下印象。 随后,仓促报名,仓促上阵。 正式比赛时,我是第一个上场的,同事们都说,第一个上场的,就是“秤砣”,评委不会打低分,也不会高分,得奖是不可能了。 好在我有平常心,只管上课,不想其他。 没想到,结果竟得了一、、奖。 可能是评委们看中了我的本体知识尚可,以资鼓励吧。 说实话,那时我对上海历史教学的理念知之甚少


如果说刚工作时,在业务上认真钻研是大学时期上进心的延续,那么,来上海后,继续在历史教学上探索跋涉,一个重要的外因是被前辈们“裹挟”着前行。 起初,陆老师带着我在全区范围内不断地开课、评课,还有每年高三的一模、二模卷的执笔工作、听课、,任务在身,不敢懈怠


后来,孔繁刚先生又带我走出上海,参加全国“聚焦课堂”教学展示活动。 孔先生对历史学科的求真态度、对历史教学的执着精神,对晚辈后生的提携关照,令我叹服、感动!10多年来,或面谈,或写信,或电话里长叙,一次次对历史本体知识的争鸣,对教学问题的探讨……不厌其烦,诲人不倦,把自己对历史教学的真知灼见毫无保留地传授于我


2008年9月,我有幸进入上海市凤光宇历史名师基地班,进行系统学习深造。 这是我教学特色逐渐形成、、教学思想渐趋成熟的关键期。 基地学员中,年轻者已过而立,年长者已过不惑,不为学历,不为提薪,抛去功利,远离浮躁,抱着同一个梦想走到了一起——“回炉”,与久违的大学老师重逢,与我们时刻关注的史学动态“零距离”。 每周六齐聚大同,或静静聆听名家讲座,或热烈探讨教学难点,或紧张地完成一份命题……扪心自问,这三年,我们没有虚度!


凤光宇老师一直告诫我们,专业成长是无止尽的,它应该成为我们终生奋斗的目标。 基地三年,从学业到生活,导师给予了我全方位的关怀。 每每念及此,心中惶惶然,唯有勤勉教学,不断进取,以报师恩


正是在几位尊师的引领下,我得以在历史教学的天地里领悟史学之精义、、教学之精妙,并通过他们结识了更多的大学教授,在专业发展道路上再上台阶


从“生手”到“能手”的决定因素


大约每一位特级教师,都有一段从“生手”、到“熟手”、再到“能手”的渐进过程。 结合个人体会,我以为在历史教师的成长过程中,从外因看,名师引领不可或缺、、从内因看,以下几点值得重视


第一,多读书


这里我要强调,是特指纸质书。 孔繁刚先生说过:“做一名优秀的历史教师,至少藏书2000册。 ”是否需要2000册,我不知道,但是,拥有一定量的藏书,确实是需要的。 记得先生在每次辅导弟子参加全国“聚焦课堂”大赛前,总会带上若干本极有价值的“孤本”,弟子们如获至宝。 这些“孤本”,大都已经泛黄,书里密密麻麻,有先生的划线与批注,足见主人在阅读时,注入了多少心血啊


与孔先生相似,我在大学时,也酷爱读书、、买书,以至毕业托运行李时,五箱行李中有满满四大箱书,沉甸甸的,夫人戏称,当年是看上我的书才嫁给我的。 我坚信,没有足够的底蕴,是无法驾驭中学历史教学的。 所谓“给人一杯水,自己须有一桶水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 我之所以强调,必须是纸质书,是因为可以随时随地在上面划线、批注(包括自己的理解、疑问、)。 多年后,我仍可以清晰地记得某一个历史故事,出自哪一本书,是在书的左页,还是右页,是上半页还是下半页。 这种“空间感”,电子书是不具备的


第二,多思考


有的历史教师,看的书也不少,但是课堂上却缺少亮点与活力,究其原因,往往是因为教师对历史事件的深层背景思考不够,对历史与现实的关联思考不够,以至于把历史知识作为一个个孤立、、静止的“点”,而忽视了左右逢源,上下贯通。 王家范教授说:“通识之所由来,必由读书长期积累而得。 读多、、读广而后方能不断产生联想,触类旁通以至于豁然贯通。 ”


寻求历史的通感,是我在备课时经常考虑的问题,甚至可以跨越学科界限,比如寻求历史与语文、历史与政治、历史与哲学、历史与地理、历史与心理学的内在联系。 知识迁移的广度与深度,考量着历史教师的功底与思考力。 我相信有思考力的课堂一定具有穿透古今的魅力


第三,多交流


金庸 先生在武侠小说《 射雕英雄传 》中安排了“华山论剑”这一出戏,以烘托武林高手间的技艺切磋。 在历史教学中,类似于“华山论剑”这样的学术交流与研讨,是非常必要的。 所谓“与君一席谈,胜读十年书”,言即此理


上大学时,我就喜欢与老师在课间就学术问题进行探讨,经常“蹭听”系里举办的各种学术会议,聆听智者的声音,开阔自己的视野。 工作后,市里举办的“与名师零距离”活动,我基本上都会参加


近年来,我一直带基地学员去外地名校“同课异构”,与外地同行交流,取长补短。 特别是与港澳台以及外国同行的交流,会启发我们新的思考


需要指出的是,青年教师要勇于上公开课,“同课异构”就是一种有益的交流形式。 与导师磨课的过程,就是提高的过程。 我基地的一位学员在去外地“同课异构”后感慨:1个月的磨课收获,胜过此前5年的自我摸索


第四,多摘录


上大学时,老师要求我们每人都要有“资料卡片”,方寸之间汇聚读书精华。 如今时代进步,电脑普及了,纸质的“资料卡片”不一定需要了,但是,及时用电子版记录、并分门别类储存读过的有价值的文章、片段,抑或是一个数字,是很有价值的


听课时,我经常发现,有的教师自己知道一个历史事件的意义,在课堂上用了一堆形容词,但就是拿不出具体的数字,教学效果大打折扣。 须知,历史教学需要用具体的数字、、生动的细节来说话的。 可见,平时的积累与摘录十分重要。 其实,这种摘录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,关键是有这种意识和习惯。 身处“碎片化”阅读时代的今人,依然需要北宋欧阳修的“三上”精神


第五,少功利


应当承认,我们处于一个浮躁的社会,但是,教学工作恰恰是一个不容浮躁、、拒绝功利的事业。 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 我曾对年轻教师说,要么尽快离开这个行业,要么静下心来甘做冷板凳。 范文澜先生说: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落一字空”。 教师如果功利心太重,往大处说,受害的是一代人、、甚至几代人的教育,往小处说,贻害自己的专业成长


一段时间以来,在我们的教育界,各种令人炫目的理论名词层出不穷,让一线的教师无所适从,疲于奔命。 有些行政领导罔顾学科特点,热衷于大规模、、运动式推行某些教学模式。 殊不知,“教学有法而教无定法”,这一基本的教学原则都被置之脑后了。 对此,我一直持保留意见。 09年末,钱君端老师邀我去她的基地上了一节公开课,课后座谈时,有学员问我,成为特级教师的秘诀是什么?我只回答了三个字: 不跟风


我的想法是,教师的本体知识必须扎实,这是安身立命之本,是终身矢志不渝的大方向。 曾有这样一种评课的声音:“历史课上成了政治课,政治课上成了班会课。 ”闻悉,悲从中来。 我们的专业素养何在?历史学科不可替代的独特价值何在?


少一点浮躁与功利,多一份清醒与执着,对本体知识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只有这样,我们的专业成长才能走得更远


人生苦短,如白驹过隙,倘能把一件自己喜欢,也于社会拥有益的事情做好做精,则善莫大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摘自《上海教育》2016年4月B刊,作者系上海市建平中学历史特级教师

 
 
 
欢迎第 位朋友来访
版权所有:上海市闵行区纪王学校 技术支持:上海鼎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地址:纪翟路1655号 电话:62960061 邮编:201107 传真:62960640